当前位置:首页>党员教育

老党员周智夫:永葆老革命至纯至粹精神品质

作者:  来源:  发布时间:2018-12-20

       周智夫,江苏睢宁人,1924年11月出生,1943年9月入党并参加革命,1944年9月入伍,1982年3月离休,离休前系原第二炮兵某基地医院副政委,现为北京卫戍区海淀第27离职干部休养所副师职离休干部。曾经历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先后参加江苏睢宁县高作镇、安徽灵璧县后马家等10余次战斗,因战负伤被评定为三等甲级伤残军人。1955年被授予解放奖章、独立自由奖章,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,2015年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。周智夫投身革命以来,始终不忘初心、对党忠诚,始终艰苦朴素、保持本色,始终自觉自律、纯正家风,以赤胆忠心践行了爱党信党跟党走的铮铮誓言。2018年1月18日,他在病重之际委托家人一次交纳党费12万元。

一辈子坚守信仰,永立老党员笃定笃行的精神高地

  作为一名入党75年的老党员,周智夫从穷苦孩子进步为革命青年,从普通战士成长为领导干部,亲身经历了祖国在党的领导下从贫穷苦难走向崛起强盛,心中充满着“革命理想高于天”的豪迈情怀,一生坚信跟着共产党走就是跟着真理走、跟着光明走、跟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走。

  “这辈子一直跟党走,下辈子还做党的人。”周智夫出生在苏北革命老区,亲眼看到日本鬼子烧杀抢掠的悲惨景象,目睹国民党拉差抓夫的粗暴行径,同时也见证了八路军浴血奋战打鬼子的英勇壮举、党领导农民进行减租减息斗争,切身感受到共产党真心实意为老百姓好,逐渐萌生了加入革命队伍的念头,心中播下了向党靠拢的种子。19岁那年,他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,翌年参军走上革命道路。革命战争年代,面对生死考验,他对党忠贞不渝;和平建设时期,面对各种诱惑,他理想信念坚如磐石。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周智夫常常回忆峥嵘岁月,念念不忘党的恩情,总惦记着为党再尽绵薄之力。2017年7月的一天,重病在身的周智夫把二女儿周卫平叫到床前,交代说要拿出12万元积蓄交党费,并反复叮嘱赶快办。今年1月20日,当组织派人把中组部的党费收据交给周智夫时,戴着氧气面罩的他顿时热泪盈眶,双手捧着凝视良久,激动地与二女儿击掌庆贺:“我的心愿终于实现了,什么挂念也没有了。”

  “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要用这一生去报答。”周智夫右胸下部有个10厘米长的凹陷,这是在战场上留下的伤痕,每每看到都让人心头一颤。1946年4月,他任新四军淮北七分区独立四团二营四连支部书记,在安徽豪城外阻击国民党军队抢粮的战斗中,被一颗子弹打中左肩、贯通右肺。战友们不顾个人安危,一边与敌人殊死战斗,一边用担架抬着他转移,冒着枪林弹雨突破道道封锁线,先后7次辗转治疗,终于将他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。这次战伤,周智夫右肺切除近三分之二,右侧第六根肋骨被摘除。每次想起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,他总是老泪纵横:“当年战斗环境那么恶劣,党始终没有丢下我。我现在这条命是党给的,没有党就没有我们这一家子。”周智夫在《历史思想自传》中写道:“只要革命需要,我愿意把生命献给党”。这是他发自肺腑的炽热心声,也是他爱党许党的真情流露。2016年8月的一天,周智夫拉着上门巡诊的卫生所所长张杰军愤慨地说:“如果再打起仗来,我还要上战场,你们年轻人也要主动请战!”

  “我虽然走不动了,但还想去听听党的声音。”周智夫文化底子薄,为了思想能跟上革命队伍,一直把党的科学理论作为真经来信奉、作为心经来钻研。他常说,不看书不读报,脑子就会空荡荡,思想就会落伍掉队。年逾九旬,他一如既往听广播看新闻,最爱学的文章是习主席讲话,最爱读的报纸是党报党刊,最爱看的电视是“新闻联播”和革命战争片。周智夫常说,人老了身体容易流失钙,但精神上的“钙”决不能丢。有一次,小女儿看到父亲躺床上吃力地读报纸,心疼地说:“您都这么大年纪了,还学个啥?”周智夫说:“不学习咋进步?人越老越不能糊涂,越要通过学习保持头脑清醒。”周智夫非常热爱学习,放大镜、助听器、笔记本是他学习的“三件宝”。前几年,他听力严重下降,为了能听清党的声音,一向节俭的他自费1万多元购买了助听器。每次单位组织学习文件、政治教育、党课辅导,他都是戴着助听器竖着耳朵听,生怕漏掉一个字。党的十九大开幕当天,周智夫很想听听习主席的声音、看看大会的盛况。他因多处骨折卧病在床,就让家人把他抬到客厅,从头到尾聆听了习主席所作的报告。那些天,他拿着放大镜反复学习十九大报告,由衷写道:“热烈祝贺习近平同志再次当选为党的总书记和军委主席,祝贺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!”

一辈子对党忠诚,永葆老革命至纯至粹的精神品质

  一名党员对党忠诚纯粹,就会向党敞开心扉,就愿为党奉献一切,就能给党增光添彩。周智夫是名普通党员,在平凡的一生中,始终说老实话、办老实事、做老实人,党叫干什么就坚决干,党不让干什么就坚决不干,一以贯之保持着共产党人忠诚底色。

  “革命军人四海为家,党叫咱干啥就干啥。”周智夫革命工作39年,4次跨省调动,20多次变换岗位,认真践行了“革命军人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”的信条。1945年,时任五连指导员的周智夫随部队攻打高作镇,战斗结束后,上级将五连合编到六连,他由正职调整为副职,没有半点怨言。打下皂河镇后,上级为了扩大主力,调他到地方区队做发展队伍工作,他愉快地服从命令。1957年初,一纸命令,周智夫从南京调往重庆炮校工作,离开生活33年的家乡。他毅然带着妻子和4个未成年的孩子,拎着2个竹编包及时报到。1968年6月,在重庆工作了11年的周智夫,家庭和工作安稳下来。这时组织又派他去第二炮兵某基地医院工作,他二话没说带着一家人赶赴云南。家越搬越远,环境越换越艰苦,任务越来越重,但周智夫的工作越干越出色。

  “对组织要有一说一,可不能说一套做一套。”真正的共产党员,是没有任何杂质的,对党不会有丝毫虚假。周智夫档案里存放着19页纸的《历史思想自传》,字里行间充满着深刻检视、表露着坦诚坦荡。入伍不久,他发现家人私用村民为民兵捐献的5斤粮食,没有及时向组织报告,为此愧疚不已:我对不起党,我入党比参军早,什么事都不该对组织隐瞒。1953年12月,周智夫明知贫农出身对自己更好,还是如实报告家庭经济情况:30亩地、4间房、1块约2亩地的梨园、1头牲口、2辆小平车,虽然土改时被划为中农,但从未后悔过;他剖析反省入党动机时,多次提到自己不够纯正,主要感到抗日很神秘,将来一定能吃得开;回忆第一次参加战斗,他反思自己有怯战心理,战斗打响时有压制不住的害怕,等等。周智夫对党赤诚是一贯的,是超越亲情的,从不遮遮掩掩当“两面人”。2014年的一天,小女儿向父亲谈起党内腐败现象,周智夫不相信这是真的,感觉女儿在抹黑党的形象,应该如实向组织反映这个事。第二天,得知父亲要“检举”自己,女儿赶忙找来相关权威报道读给他听。周智夫沉默许久,“真没想到!要不是党中央和习主席力挽狂澜,还不知道会严重到什么程度!”

  “自己苦点没有啥,少给组织添麻烦。”周智夫给自己定下多为组织着想、多替组织分忧、多给组织添彩,少向组织提要求、少对组织讲条件、少给组织添麻烦的“三多三少”原则。在第七机械工业部第七院任军管会副主任期间,一家四口与另一家挤在60平米的两居室里,有几次换房机会,他都让给了别人。1984年,周智夫等一批离休干部按计划要搬进新干休所,由于配套设施不完善,环境卫生一般,很多人都不愿意要,他主动领取了一楼的钥匙。眼看就要搬家了,时任政委朱南璋面带难色找到周智夫商量:“周老,有位同志行动不方便,想跟您换一下房子,您看……”周智夫痛快答应:“只要能为组织分忧解难,我住哪都一样。”周智夫一直患有严重的骨质疏松症,去年3月,周智夫身体状况每况愈下,生活难以自理,干休所专门安排一名战士保障送饭,没几天他就请了保姆,尽量不给组织添麻烦。

  “过组织生活就像过日子一样,要认认真真用心过。”周智夫自觉把党内政治生活当成锤炼党性、坚定信念、提高觉悟的大熔炉,把参加组织生活看得比啥都重,每次都认真准备、踊跃发言,始终保持了很强的党员意识、党性观念。熟悉周智夫的人都知道,他平时很少出远门,就连所里组织的踏青、秋游他都很少参加,但上党课却一次不落,每次都提前到、坐前排,是出了名的积极分子。干休所政委姜东军记得,2016年5月的一天,他上完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党课辅导后发现周智夫没有走,便上前关切地询问。原来周智夫感觉身体越来越支撑不住了,坚持上完最后一堂党课,特地留下来当面向他请假。姜政委深有感触地说,“一个老同志,身患重病还坚持听课,身体实在撑不住了才请假,体现了多么强的党性!”

   一辈子艰苦奋斗,永固老同志朴素朴实的精神境界

  艰苦奋斗易在一时,难在一世。周智夫无论职务晋升、为官一任,还是待遇提高、离职休养,始终秉持艰苦奋斗、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,凡要求党员和群众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,带头立起了共产党人的好样子。

  “有活干是件很充实的事,不干工作党要咱干什么。”在单位同事的眼里,周智夫是有名的“工作狂”,他把工作当事业来干,常年累月拖着残疾身体加班熬夜,勤勤恳恳、乐此不疲。在5个子女的印象中,父亲是个很忙的人,虽然家近在咫尺,一家人却聚少离多。周智夫先后在江苏、重庆、云南、北京等地工作过,所到的大多是新组建单位,面对工作任务重、矛盾问题多、时间要求紧,他没有打“退堂鼓”,经常激励自己:“党员干部就是带头吃苦奉献的,没有困难叫我们来干什么。”他在重庆炮校工作10年零5个月,先后在连队指导员、干部科长等6个岗位任过职,每个职位干得都非常出色。1976年5月,周智夫因战伤复发不能正常参加工作,组织安排他提前离岗。那段时间没事做,他浑身不自在,好几次对老伴说,我一定要把身体养好,争取还能回到岗位上做点事。

  “待遇是组织给的,有标准也要省着用。”周智夫常说,待遇好是党对老干部的关心,但我们不能可着劲用。他对自身要求有“三个不超标”,即住房、用药、用车不超标。离休多年一直住着90平米的公寓房,直到2008年才分到102平米的经适房;近些年,周智夫医药费统筹年标准是2.8万元,他平均每年连一半都用不到,近20年没有外出疗养过。2014年7月,周智夫的骨质疏松病情加重,接连发生两次压缩性腰椎骨折。按照医嘱,卫生所购买了两种进口药。见药品的外包装跟以前的不一样,周智夫认真询问究竟,得知“这是治疗用药,符合规定”,才放心使用。今年2月22日,周智夫的病情稍微好转,便对家人说:“我在医院多住一天,就得多花好多钱,咱尽快回家吧。”女儿告诉他不用花个人的钱,他听后很不高兴:“公家的钱也不能随便花,而且更要省着花。”2012年暑假,周智夫的大孙女带着孩子来北京看望他,期间小孩感冒发烧急需到医院治疗。孙女外出打车没打上,请爷爷要公车送又被回绝,便私自以爷爷的名义向所里要了车。周智夫知道后严厉地批评:“我们家从没因私事用过公车,你这样做坏了规矩,以后不能这样子,否则就别来了!”

  “勤俭节约是个美德,我们给年轻人带好头。”周智夫的老伴一直没有工作,几个孩子上班前,一家人全靠他的工资生活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还资助6名亲戚念完中学。周智夫离休后,虽然待遇提高了,生活依然十分简朴。家里没有高档电器、贵重家具,至今仍在用五十年代的牙缸、饭盒,七十年代的沙发、钢管床。周智夫有一个跟随他40多年的衣柜,里面最像样的是一条马裤呢军裤,从他任基地医院副政委一直穿到现在;最崭新的是儿子周华去年给他买的3条短裤,到现在也没舍得穿;最时髦的是外孙周洵穿旧了的棉服,他留下来自己穿;最有年头的是一条洗得发白的秋裤,裤面上有10多个大小窟窿眼,裤口松松垮垮没了弹性。周智夫日常开支很节省,花每一笔钱都要记下来,翻看他的记账本,每一笔记得很详细,平均每月开支仅有几百元。后辈们都感到很纳闷,老人的工资这么高,为啥舍不得花呢?周智夫对他们讲:“我的工资是党给的,留着以后有大用。”

一辈子立德齐家,永续老干部向上向善的精神力量

  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,家风连着党风政风。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,是人生第一所学校,只有重视家风家教,家庭这个细胞才能更健康,国家这个大肌体才能更强壮。周智夫非常重视家庭、家教、家风,坚持不留金不留银,只给后代留精神。这是他对子女的深沉大爱,也是传承的最好家风。

  他对家人说:“公家便宜一点也不能去占。”无论在职还是离休,周智夫都干干净净、清清白白。在基地医院任副政委时,女儿和几个干部孩子中午在医院食堂蹭了一顿饭。他知道后,对女儿进行了严厉批评,并将几个孩子的伙食费全部补上。周智夫对自己严格要求,一是一、二是二,不占公家一分便宜。周智夫常给老伴交代,咱俩医疗保障标准不一样,我的药你不能用。一天晚上,老伴的阿司匹林用完了,跟周智夫商量用一下他的药,他很认真地说:“药可以借给你,但你要记住,买药后必须及时还给我。”大女儿周雪文也患有心脏病,随身常备速效救心丸。一次,她从重庆来北京看望父亲,周智夫发现女儿用的药和自己的一样,就要求她在药瓶贴上名字来区分。面对家人的不解,周智夫解释:他的药是公费保障的,不能一人公费医疗,全家免费吃药。

  他要求子女:“幸福生活要靠自己去奋斗。”在许多战友和邻居看来,周智夫是个不顾家的人,对子女前途进步很少过问。实际上,他的子女都是自力更生的普通人、遵纪守法的好公民。两个儿子参军入伍、退役安置,三个女儿工作分配、插队下乡,他都没有托过关系、打过招呼,5个子女被分别安排在重庆、江西、江苏和北京工作。周智夫经常鼓励子女:“不是爸不管你们,饭要自己吃,路要自己走,这样才有意义。”在周智夫的言传身教下,后辈们很争气,都靠着自己的拼搏奋斗事业有成,成了邻里羡慕的34口和睦和谐大家庭。远在重庆的外孙女婿潘桂乐特别愿意来北京看望姥爷,他说:“每次和姥爷交流,心灵世界就受到一次净化洗礼!”潘桂乐在农村长大,经过一番努力打拼,所创办的房地产公司越做越大。谈及成功经验时,他动情地说,是姥爷的革命精神和高尚品质成就了自己。儿女回忆起过去经历,不但没有怨恨,还充满对父亲的敬佩。他们感慨地说,年轻时觉得父亲窝囊无能,现在感到他很高尚伟大。

  他立下家训:“子孙后代要永远跟着党走。”念党情报党恩是周智夫红色家风之魂,是传家的精神命脉。儿女们小的时候,他几乎每周召开一次家庭会议,要求汇报学习和做家务情况,讲评一周表现。他送给孙辈们的成人礼是战争年代的故事、党和军队的优良传统。1989年12月,将满18周岁的孙子周东升过生日,周智夫专门把他叫到跟前,向他讲述自己在革命战争年代的故事,话语中充满着对党的无限感激。周东升至今记忆犹新,他说爷爷送给我的礼物十分珍贵,我要向爷爷那样念党情报党恩。上世纪70年代,边境作战,周智夫在部队服役的小儿子周卫民,刚被下了退伍命令。周智夫专门打电话到部队,要求儿子留队待命,随时准备报效祖国。为此,周卫民主动申请留队,后来所在部队没有上前线,他半年后才退伍回到江苏老家。2017年6月1日,周智夫在遗嘱中写道:“我希望5个儿女,你们要永远跟着党走,要用实际行动爱党爱国听党的话!”

  ||   【下一篇】
主办:伊金霍洛旗水利局 电话(传真):0477-8963758
蒙ICP备12003714号-1 技术支持: 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